G.M.C.T.

英厨,主吃仏英,冷战,极东,aph赛高!

当联五手残(雾)

*有一篇由于手残评论区终于被打破了……(激动到哭)之后我就有灵感了,之后就有了这篇,之后我就多产了一篇,之后就多了一份沙雕,之后tag又被污染了,之后……


*不要在意上面那个沙雕警告,这里才是正常的~ooc依旧严重,依旧无国拟,依旧沙雕,依旧有cp,好了警告完事


——偶系分割线——


王耀:


老王“”愉快”地在床上给某脂肪球转账……


气压低到可以和伊万比……


在打数字时……


突然键盘变灵敏了!


蜜汁把0.5打成了……50.0……


重点是,他还发出去了!


(啊啊啊啊啊!我一定是被那个憨八嘎洗脑了!否则我这么爱小钱钱怎么可能多给啊!撤回撤回……)


(啊啊啊啊啊!这货怎么拿钱比吃憨八嘎还快啊!我的小钱钱……我的小钱钱啊!)


“呦!耀君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哈哈哈哈!我一个月的憨八嘎钱有了!”


王耀:“我TM想捏屎你……”


伊万


阿尔在得到王耀的小钱钱后


狂了起来


有种可以把世界都给买下来的气场


“嘿!伊万!今天的你离熊的模样又近了一步!”


“……呵呵呵呵呵……阿尔君你离死亡也是又近了一步呐……”


魔法小水管!……


手残了……


之后水管在空中转了个圈~


完美的落在了……


还是阿尔的头上


因为伊万又头锥了一下


之后就完美地落在了阿尔的后脑阔子上


当场去世……


伊万:“呵呵……手残什么的都去死吧!”


阿尔:


身为美食的“热爱者”


阿尔在受伤之后也不会忘记吃憨八嘎~


憨八嘎奖励他,


给了他一大坨冰激凌~


当阿尔走在要回去装13的路上时


手残了


甜筒往前倾了一下


一大坨冰激凌全都趴地上了!


这风景线不错~(你走)


之后阿尔也在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哀嚎响彻云霄之后


也趴地上了……(雾)


亚瑟:


此人手残(脚残)常有,列都列不完(雾)


众所周知,亚瑟超爱他的下午茶~


一次,他得知隔壁波兰球里的英国球超喜欢喝下午茶时配上曲奇饼~


其实他早知道这种下午茶吃法了~自己偶尔也会配上一些小甜品(自制的)~


但由于……


某一次的亚瑟:“哈哈!又到下午茶时间了!(拿起某人送的饼干)”


泡进茶里……


拿起……


饼干:就是因为你90°拿起我我才折了一半!


噗叽!


亚瑟:awsl!


从此以后,亚瑟的下午茶再也没有那么吃过甜品(雾)


脚残事件(福利)


“看!亚瑟和弗朗西斯又打起来了!”


“围观围观……”


“胡子混蛋!你就不能送我些好点的饼干嘛!每此下午茶都要让我担惊受怕……”


“你不会自己做吗?!眉毛怪!给你的不好你可以不吃嘛!(还害得我家炸了)”


“你可真是浪费!”


“你才是浪费好不好!用那么珍贵的食材做那么难吃的东西!”


“两码事好吗?!红酒混蛋!”


以上为他们自己耳中的话语……


围观人耳中……


“bakabaka!balabalabala……”


“呐呐bualabulabuala……”


“balabalabala……”


“buabuabuala……”


气力哐啷噼里啪啦……咣!


亚瑟脚滑了……


据说是踩到了某条跳到了海峡上的鲤鱼(雾)


之后……


这算是弗朗西斯地咚了他吗?


两个人“”深情对视”……脸红得像……牠妈头一样。。。


之后他们就再也没在海峡上打架了(雾)


弗朗西斯:


各位各位~尼桑有炸过厨房哦!(你给我回去!‘弗朗西斯语’)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弗朗西斯做着他的爱心小饼干~


之后在放进烤炉后……


蜜汁手残……


温度一下调到了最高!(来自亚瑟的诅咒……雾)


之后他还没注意到!(二次诅咒……雾)


而后的半个小时后……


呲~呲~嘣!


厨房就这么炸了……


“哥哥我的厨房啊!”


亚瑟:“用不用我把我的‘厨房两年保修’借给你啊~”(雾)


——END——


默默地划掉“无cp”










情感缺失症

*这里是第二篇~ooc十分的严重!注意避雷


*细节方面没有,萌新注意(哭)


*非国拟(重点),逻辑没有


以下正文……


亚瑟的家内黑漆漆的。弗朗西斯几乎是靠着窗外的月光找到亚瑟的,“请不要开灯,谢谢。”亚瑟坐在窗边的书桌上忘着窗外喃喃道。


而窗外,只有被惨白的月光照耀的大片森林,由于地势原因,森林是呈下降趋势的,隐隐约约地还能看见城市的灯火。


“为什么不开灯呢?不暗吗?”弗朗西斯来到亚瑟后方,微笑地问道“不开(笑)因为这样我就能安静下来心情了”亚瑟转过来,看向弗朗西斯,通过对面窗户透过来的月光,弗朗西斯可以看到,他脸上带着甜甜的笑。


他貌似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弗朗西斯通过和亚瑟的沟通中得到了别墅中的一个房间。当然,过程十分艰难,亚瑟一天中能和弗朗西斯说五句话就算多的了,其余时间他都是在……看书,看书,赏景,看报纸(顺便喝红茶),其次就是吃饭和睡觉了。另外,他做的饭是真的难吃。


“亚瑟啊,你能不能和哥哥我多说几句话呢?”

“……”

“你不是情感缺失症嘛,又不是语言丧失,和我多说几句话好不好?要不然哥哥我就是过来度假的了,老柯克兰会怪我的。”

“……”

“唉:-(,你这个样子的话哥哥我都快抑郁了啊!亚瑟啊!多说几句话好不好?让哥哥我能好好地和你沟通好不好?”

“……好”

弗朗西斯:(天啊!这是他说的第六句话!天哪天哪!呼,应该攻破一道心理防线了~加油加油!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深呼吸了一下,激动使他刚才干了什么都不知道,他只看到亚瑟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


“额……嗯嗯!那个,亚瑟啊,我看你人好面善的,你觉得你是怎么患上这个病的啊?天生的?还是后天的?”


“……应该是,天生的吧。。”


“!什!什么?!”弗朗西斯瞬间感觉被刷新了世界观。


弗朗西斯:(不可能吧!不可能吧!怎么会有心理疾病是天生的呢?!???但好像也不排除特殊情况。。)


亚瑟:“额……其实我感觉还是有可能是后天的。。额,后天造成的!应该是吧哈哈”


亚瑟看见弗朗西斯一脸惊恐的模样,将心里的一些不确定说了出来,这使些许红晕已经在他的脸颊上泛泛了出来。


挺可爱的说。弗朗西斯想。


“你是察觉不到亲情的吗?”弗朗西斯问。


这是他最想问的问题。亲情是在人刚出生时就会察觉到的情感。它是作为人,而不是空壳最基本该感受到的情感。


“……嗯……能”亚瑟回答。


当联五内的cp蜜汁亲上了……(大雾!)

*无国设!无国设!


*有的cp有,有的cp没有,注意避雷……


*沙雕式亲吻,所以事后他们也没太在意~


*ooc肯定有,但应该还行……吧……


————分割线(懒得打字了)————


金钱组~


在这普通的一天,阿尔普通地借钱,之后就被普通地追在这普通大街~


王耀:啊啊啊啊!死阿尔肥!脂肪球!赶快还钱啊阿鲁!(挥起我的小中华锅~阿打!)


duang~!


阿尔:不就欠了你几包辣条的钱嘛!让亚瑟还得了!


王耀:亚瑟?他还欠我好几包茶呢!你少给我赖账!


阿尔:小气!


王耀:哎呦喂!小孩子学会欺负长辈了哈?看着里~账本在手,天下我有~据我所知,你不仅欠了我十包辣条钱,还欠了我n顿憨八嘎的钱,还有n+n杯阔落的钱,还有……


阿尔:拜拜了您内~


王耀:mmp


阿尔:我跨越大海~跨越山川~


珠/穆/朗/玛/峰:老子就是不让你过去!

(王耀语:好样的!)

之后王耀就目睹了一颗脂肪球像流星一样从半山腰上掉了下来的场景……


脸朝地的那种


而后他们在空中


亲上了


嘴对嘴的那种


王耀(在山脚):我他母亲的阿尔肥……


——画面过于血腥,不宜观看——


Dover


今日的Dover组依然那么和谐呢~


亚瑟一脸祥和地向弗朗西斯丢着死扛


弗朗西斯一脸祥和地向亚瑟丢着法棍


据我所知


他们丢了将近一个月了……


Dover海峡都要让他们填满了


亚瑟:红酒混蛋你还记得我为啥要和你打架吗?


弗朗西斯:谁记得啊!哥哥我只记得你满脸通红地向我扔死扛的样子,很可爱呢~只要你不说话。


亚瑟:你能不能不要记些有的没的!


弗朗西斯:那我就记些有的没的!


亚瑟:还想再打一顿吗?!


弗朗西斯:来呀谁怕谁呀!


嗯……没错他们又打起来了……


隔着海峡的那种……


弗朗西斯:吃我一记法棍!


亚瑟:吃我一记死扛!


暴风雨来得就是这么突然……突然到亚瑟刚扔出去死扛的时候地上就聚满了雨水。。。


标志性摔倒get✔


于此同时……


平地摔出现了!


亚瑟:(这货是怎么跟我打这么多年的……)


弗朗西斯:(这证明了什么?你也不咋地)【伤人100,自损1000的尼桑~】


就这样,弗朗西斯在若大的加/莱/海/峡的平地上,上演了一出优雅的平地摔~(弗朗西斯语:哥哥我是踩到死扛才滑倒的!作者语:这个梗已经被用过啦!)


众所周知,34km=3.4cm(好吧我承认我的数学是化学老师教的~)


之后他们俩就亲上了~隔着3.4cm的海峡,嘴对嘴,眼睛互相看着对方,趴在地上……(缺少人物心理描写以及神态描写,需要插入适当的景物描写渲染气氛,烘托cp心理……)(雾)


没错~事后海峡两岸安静多了~


————Dover分割线~————


冷战组~


伊万:阿尔君啊~你看这水管,它又大又圆……


阿尔:所以我想盘你。


伊万:小耀啊!迄今为止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阿尔沟通啊!我是不是应该继续武力解决?!


王耀:不武力解决就白瞎了你那水管!他根本就不是那种能好好说话的人(国?)!


——我们的冷战就此开始——


伊万:巴拉巴拉能量!呼哈呼!魔法水管全身干!


阿尔:打他啦hero之神!巴拉巴拉!魔法憨八嘎全干他!


阿尔:lufu~(我丢!)我才不是什么马猴烧酒呢!拜拜了您内!


伊万:我敲你大爷阿尔!吃我一记围巾!


众所周知,一切物体(包括阿尔)都是具有惯性的~


在牛顿的帮助下


他们亲一块喽~


还是嘴对嘴的那种~


全屏无遮挡无删减~


都可以清晰地看出来阿尔脸红得像罗维诺吃的特他头一样……


至于伊万嘛~


围巾挡住了没看到……


事后……


阿尔:小菊说过的,亲亲了之后你就要对我负责的!


伊万:……(喂?是娜塔莎吗?你的婚事我同意了,现在就举行婚礼!)


——END——


如果我说这些是发生在同一天的你们信吗……







当联五突然不正经

*ooc警告!ooc警告!ooc警告!


*作者不正经警告!(?)不正经警告!警告!告!


*题目不正经警告!(雾)


*内容不正经警告!


*警告不正经警告!(……)


——如果你能承受得起以上不正经,请阅读今日份的沙雕吧!——


老王(×)王耀:


身为联五宿舍的“一家之主”,王耀承受着每日份的大扫除……


“他母亲的喵的!这四只是垃圾(乐色)制造厂吗?!真想把他们也分类了去!”


(蜜汁弗朗西斯):“罢工吧~”


“这是个好提议阿鲁!不过……”


而后王耀就蜜汁抽/风了……


拿着抹布,跳着大秧歌对着宿舍就是一通划了,之后……


阿尔:(目瞪口呆JPG)


伊万:(目瞪口呆JPG)


亚瑟:(目瞪口呆JPG)


弗朗西斯:(目瞪口呆JPG)


其余四/国:“神*大扫除!你这是打搅乱吧!”


王耀:哎呀!打扫除什么的糊弄糊弄就得了阿鲁!


真·不正经


伊万:


身为联五宿舍的“凉风制造机”,伊万会给其他四只每日份的“凉爽”……


啊♂!今日真是万里乌×无云!阳光明媚!


伊万:“露西亚真想给太阳打回山里去呢!”


阿尔:“您可省省吧!笨熊!赶紧给我们点风吧!”


伊万:(^し^)


阿尔:[б]ω[б]


伊万:(^し^)


阿尔:好了我凉快了。


伊万:(悄咪咪地给阿尔披上一件……大花袄……)


伊万:哈哈!各位凉快不?


众人:哎呀母亲呀!刚才的凉风呢!woc!风扇怎么都坏了!变成粉了!啊啊啊啊啊!hero身上什么时候多了件棉袄!


哇啊啊啊!你们看啊!伊万在飞!人工的也没了!咋办啊!!要死了阿鲁!(逼出老王口癖)


真·不正经


阿尔:


身为联五宿舍的“欢乐源泉”,世界的hero!——阿尔弗雷德·FFF·穷死(雾)肩负着给大家带来混乱(×)欢乐的任务……


阿尔:lufu~!呀吼!I'm hero!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呀呀!俺要去买憨八嘎!憨八嘎最棒啦!呀哈——哈↗哈→哈↘哈→哈!


亚瑟:你他母亲的大早上能不能安静点!还有,早上不能吃憨八嘎!


阿尔:hero就是要吃憨八嘎你能耐我何?!哈——哈↗哈→哈↘哈→哈!


亚瑟:……我能说什么?这小子抚养大了就是气我的QAQ!


阿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憨八嘎死到里头~!憨八嘎死到里头~→yeah!


伊万:(有种要砸死阿尔的冲动)……(^し^) ……如果阿尔君还想继续活下去的话,请把你那要死的歌声和笑声都给我憋住!


阿尔:[б]ω[б] (吧唧吧唧吧唧……呲呲呲……呲↗!)略!(飞速逃跑)


阿尔:哈——哈↗哈→哈↘哈→哈!!大笨熊!hero我才不要听你的呢!哈——哈↗哈→哈↘哈→哈!


伊万:wufu~(^し^) (掏出四百米大水管)


咻~——Duang!


阿尔:awsl(爱我苏联)(雾)


阿尔:(老子带着绷带也要玩)(雾)


阿尔:呐!王耀!


王耀:干哈?


阿尔:我想吃辣条……还有,看到这个了没?(指着头)要一万块钱呢!


王耀:所以你想说……什么?我没钱了阿鲁!看到这把刀没?好久没用阿鲁~


阿尔:……[б]ω[б]


王耀:(^し^)


阿尔:(你是不是打错表情了!)


(蜜汁作者):嗡嗡嗡……(没有哦!来自伊万/伊利亚真传哦!)


阿尔:(敲!)哇哈——哈↗哈→哈↘哈→哈!(疯狂逃跑)


王耀:还——钱——啊——阿鲁!(追着撵)


阿尔:哇哈——哈↗哈→哈↘哈→哈!


弗朗西斯:今日的风依旧是那么的……温柔~(默默地将一盘不知道什么的东西的东西扔向那阵‘风’的后面)


亚瑟:死弗朗西斯!不许扔!都给我吃了它!(又拿出一盘)


弗朗西斯:不,你什么都没有看见,我都吃了,真的!


阿尔:呐!弗朗西斯!这坨死扛是不是你的!刚才砸到hero了!看[б]ω[б] σ(头)好大一个包呢!


弗朗西斯:(你母亲的阿尔……)哈哈哈!阿尔!这是你的吧!哥哥我没扔过这东西~这不是亚瑟做的对吧!亚瑟!你做的是不是那种色泽光滑细腻,咬起来柔软可口,味道甜美好吃的东西?(眼神示意阿尔:赶紧走!别让哥哥我再看见你!)


亚瑟:……好像是的吧……不过,这个倒挺像……你做的!红酒混蛋!


弗朗西斯:Ouioui~对对,都是我做的……


阿尔:明明就是你扔的,还让hero走……哼╯^╰!(塞弗朗西斯嘴里)


弗朗西斯:(当场去世,死不瞑目)


真·不正经


亚瑟:


Today is a good day !


难得伦/敦百年一次晴天,亚瑟今天蜜汁兴奋地做起了……死扛饼……


身为联五宿舍的“伪×厨师”亚瑟坚持每天为大家做三顿死扛……


“哈哈!今日我开心!送我对面的那个一份小礼物~才不是想见他呢!不许胡思乱想!我只是开心而已!”


(蜜汁出现的作者):为啥偏偏送他呢……(被怼回来……)


呲!呲!bang!


看啊!亚瑟厨房又炸了!


亚瑟:这是免费灰机知道不?!


久仰久仰……


亚瑟:哈哈!死红酒混蛋!你英/大/爷来啦!


噗!(真·完美落地)


亚瑟:……


弗朗西斯:噗……哈哈哈!亚瑟你这姿势……哈哈哈!your face OK?


亚瑟:敢不敢扶我起来……


弗朗西斯:来嘞~!


Duang!


弗朗西斯:(awsl)


亚瑟:神·英语……给你的,不要多想,今天有点不正经多做的。


弗朗西斯:哇!亚瑟居然还会给哥哥我送吃的……吃……的……的!!!你做的!


亚瑟:嗯呐!要不然呢?!别人做的那么难吃,还不如我亲手做呢~


弗朗西斯:(让我静静)


亚瑟:赶紧吃呀!干嘛呢!


弗朗西斯:……你做的太好吃了……(能硌掉别人牙的那种)我想慢慢品尝……


弗朗西斯:今日真是阳光明媚~今日的风……(蜜汁跑过去两个人)(我丢~)依旧是那么温柔~


弗朗西斯:呐!亚瑟!我吃完了!


——之后的事你们就知道了~(不是我懒得写!)——


弗朗西斯:


哥哥我身为联五宿舍的“厨师”,可是每日三餐都会给大家做的哦!


………………


…………


……



.


啊!哥哥我都做这么多天了~你们也不好好犒劳一下哥哥我~我可是非常地累了,今天就让亚瑟做吧!反正也一直和哥哥我抢~


弗朗西斯你要是敢让亚瑟进厨房,我们今天就让你当场去世!


亚瑟:???


弗朗西斯:囧……


弗朗西斯:做饭ing……


王耀:喂弗朗西斯!*小声你按这个做!


锅,油,盐,酱,醋,大马勺,米团(?)……


放入油~静等几分钟……


将米团和Tommy放入锅中油炸并加入盐……


捞出腌一会儿……(?)


再拿出来,之后你会发现米团已经黑脸,Tommy……反正一开始也是黑的~


据老王说明书上所说,这时只要在他们身上倒上老干妈和胡椒粉就好,据说还能吃到变异米团……


米团:我做错了啥?


王耀:谁让那个和你差不多的/国欠我钱嘞!


米团:……所以……怪我喽?!


王耀:¬_¬`


弗朗西斯:那你为什么让我做啊!


王耀:……谁让你是厨师嘞~


弗朗西斯:……所以……怪我喽?!


于是弗朗西斯怀着怨恨的心情……


啊呀!整个胡椒粉的盖掉了!胡椒粉全都撒他们身上了!


算了,反正也不值钱(雾)


米团:fu*k   you!


真·不正经的菜


——END——







【仏英】情感缺失症

*ooc严重!

*梗来自百度贴吧,已授权,见图。

一、 情感导师

弗朗西斯是w学院大三的一名学生。
他在下学期时不知怎的拥有了情感导师这个职业,老柯克兰说,他的笑容使他第一眼见到他时就知道,这是一位可以使亚瑟恢复情感的人。

亚瑟柯克兰患有情感缺失症。
在他5岁的时候,老柯克兰发现,亚瑟不仅不爱与人沟通,而且对人态度冷淡,无论是他的父母,还是亲人朋友。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使人心生隔阂,由内而外。
“他的身上仿佛布满了倒刺,不让他人接触自己,自己也不接触他人。”老柯克兰说。“我一直以为他只是内向,不爱与人接触而已。谁知道啊……”他开始有些哽咽,摘下眼镜,用袖子揩了揩眼睛,而后袖子上便有了清晰的被泪水沾湿了的痕迹。
“咳咳……(吸鼻子)……唉,前几天带他去检查,医生说,他这是情感缺失症。”老柯克兰面对窗外,静静地转过头,看向弗朗西斯,弗朗西斯挠挠头,有些尴尬地笑笑,看来他明显没听说过这种病。
“那是什么?柯克兰先生,书籍里貌似没有这种病的介绍,而且它好像令你很苦恼。”
“唉……”老柯克兰又轻轻地叹了口气。
“不知道其实也不能怪你弗朗西斯,情感缺失症呢……其实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缺少情感,感受不到亲情,友情,爱情。”老柯克兰拿出诊断书,诊断栏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情感缺失症”。
“那位医生说,这种病很稀有,不被常人所知,许多人都认为这是心理医生为了赚取钱财,无中生有编造出来的一种疾病,所以许多患者都被挂上‘性情淡漠’的标签,情感缺失的他们,除非受到强烈感情的冲击,患者才能有几率恢复情感。”
“但那只是一部分”老柯克兰补充道,“其余经受不起的患者,或傻或疯,严重点甚至会自杀。。。因此,当我看到你来应聘时我还是心有顾忌的,弗朗西斯。”
“我感觉您顾忌的是对的,我确实没有那个能力,这种病难免太罕见了。而且好像连个医疗成功的事例都没有啊!”
“哼哼,其实当你给出那个答案时,我就已经觉得你可以的。”老柯克兰微笑地拍了拍弗朗西斯的肩膀,眼镜后面的那双眼睛透露出满满的肯定。


亚瑟,我救定你了!

弗朗西斯第二天便跟着老柯克兰一起去亚瑟的家。在路上,弗朗西斯通过和老柯克兰的交流得知,当亚瑟去检查的时候,“情感缺失症”就已经很严重了,他和父母分居,自己躲在山林里的一栋别墅里,老柯克兰和他的夫人偶尔能过去一趟,而亚瑟却从未下山见过他的父母。

“他这样岂不是就像一副能动的皮囊一样,没有情感,只是空有一具躯壳。”弗朗西斯略有些气愤,情绪颇为激动。

“挺贴切的(苦笑)看自己的孩子变成这样,身为父亲的,也就只能尽力而为。弗朗西斯,你一定要让他变回来!钱什么的我不会欠你!”

“放心吧!无论如何哥(呸!)我都一定会让他恢复情感!我在全校可是数一数二的‘情感导师’虽然现在变成真的了……但我也是有‘实战’过的~”

“嗯……”老柯克兰赞许地点了点头,他对弗朗西斯这种自信的感觉颇为喜欢,而此时,他们已经坐了有一个钟头了。

“我是不是出国了?”弗朗西斯一本正经地询问老柯克兰,“呵呵……你真有意思,我们连省都没出去呢,还出国哈哈”老柯克兰的笑声有些沙哑,甚至还会咳嗽起来。‘头一次觉得自己所在的省这么大……’弗朗西斯想。

斜阳脉脉,夕阳光给树木们披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婚纱。

“太阳都快落山了怎么还没到啊!哥哥我快急死了!”弗朗西斯有气无力地半躺在后座上喊道。“弗朗西斯你先镇定一下,马上就到了!”老柯克兰在主驾驶上安顿了一下弗朗西斯,毕竟他是头一次在省里坐这么久的车(要有几次的话,老柯克兰可能会发火)。

“没事,柯克兰先生,不要在意我,我只是发泄一下~……”弗朗西斯感觉有些尴尬,端坐好继续忍耐漫长的山路。

终于……在太阳完全落山后,这座隐藏在山林里的别墅露出了它的面目,先是房顶,其次是它些许豪华的墙面,最后是它的全部!

弗朗西斯兴奋地打开了车门,激动地打量着这栋他坐了好久的车才见到的别墅,实际上这都是他的内心戏,在老柯克兰眼中,弗朗西斯是优雅地下车,优雅地打量着别墅,而且看见别墅甚至有种见怪不怪的感觉。

他一定要给老柯克兰一种值得信任的感觉!

明天更这个(有时间的话今天就更)

当联五尝试考试作弊……(政治与历史)

*ooc严重,无国设吧,无cp?


*沙雕警告,无厘头警告


——如果你能承受得起以上,开始今日份的沙雕吧!——


阿尔:lufu~!政治政治政治!终于到hero的专场啦!呀吼!


伊万:一点也不想告诉他答案呢~


阿尔:那hero也不告诉你政治!


伊万:谁需要你呢~


阿尔:hero的书画得满满的呢!


伊万:这把不开卷。


阿尔:……???


伊万:逗你玩的


阿尔:有意思吗……


伊万:你的表情我已经拍下来了哦~hero版黑人问号脸哼哼……


阿尔:(蜜汁战栗)这笑话一点都不好笑,hero想出去。。。


伊万:门坏了哦。


阿尔:哈↗↘?


伊万:所以才一直没关上嘛。


阿尔:……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伊万:你睡得像死了一般,叫你的都被踹飞了,他们赌气就没告诉你,想让你自己把自己锁屋里。


阿尔:[б]ω[б] ……所以我有赚了吗?


伊万:wufu~(^し^) 你猜呢?


阿尔:[б]ω[б]


伊万:(^し^)


阿尔:救命啊!!!!!!!老子要出↗去↘!


伊万:阿尔君感受一下水管的安抚吧……kurkurkur……


Duang~!


阿尔:(我死不瞑目)


伊万:(那就是还没死透)


阿尔:救命啊……让hero出去啊……hero还没拯救世界呐……(我和世界比命长)


伊万:(世界获得胜利wufu~)


——当阿尔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是早上7点——(之前的自行脑补[б]ω[б] )


阿尔:(我是谁我在哪?)


王耀:呀!阿尔醒了!睡得可好?


阿尔:不好,hero脑阔好疼,woc!这个包哪来的?!hero我帅气的脸啊!


王耀:(有跟没有一样……都那么的丑)(×)呵……呵呵……


阿尔:快告诉我啊!


王耀: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啊~


阿尔:[×]ω[×]


伊万:wufu~


阿尔:好了我懂了。


阿尔:(蜜汁看向亚瑟,他正在和弗朗安静地喝着……红茶?!)


阿尔:(意外的安静是个什么鬼?好祥和什么鬼?!)


阿尔:(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呐!)


大不溜学院——


下午考试就是爽,我这个做直播的终于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


…………

……



..

.


下午1点


第九考场


王耀:先说好!考试时要互相尊重,互不干涉,互不侵犯,平等互利,和平共处!不能发生之前的事件!传纸条等满足“平等互利”的原/则的可以执行,其余一率不许!知道了吗?!


伊万:耀君可真是严苛呢,不过我喜欢这个五/项/原/则~(总感觉似曾相识呢)


阿尔:行吧行吧~只要能这两科及格就行。


亚瑟/弗朗:随你们便,反正能及格就行。


阿尔:(感觉有问题……)


——dingdingdingdingDuang——


考试了考试了,赶紧抄啊各位!


everybody!我还是那只蜘蛛,我依旧悬挂在王耀的头顶~~我荡我荡~!lufu~!


咻——


awsl


之后我就变成了一只扑棱蛾子,胖到要死的那种。。


我飞我飞我飞……


aw飞进来了!现在让我继续为大家现场直播……


我只想感叹一句,五/项/原/则还真管用,这和谐到炸啊喂!


全考场只能听到咻咻的传纸条声。


awoc这**谁投的?!压我身上了啊!


噗叽!awysl


“你再重给我传一个!那个让我压扑棱蛾子去了!*小声”


woc……


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帮助下……联五完成了他们的最后一项考试……我**终于直播完了……(虚脱)……另外,**抄书用什么纸条啊!害我又屎一次!


Dover组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呢?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啊~(自行脑补)




Dover的一段小糖饼~

*配着音乐阅读哦

两人最终还是被困在了这个班级。

弗朗西斯仔细打量着这个房间,在两个人的一顿折腾后,这个房间已经被翻找得不像样子了,大量落满灰尘的物品堆积在这个房间,东西很多,但这个房间依旧给人一种很宽敞的感觉。

亚瑟半躺在房间中间的一堆箱子前,箱子被一层灰布蒙上,而亚瑟他看起来已经很累了,在黑暗的驱使下,他闭上了眼睛。

弗朗西斯坐在他旁边,亚瑟通过声音可以判断出,弗朗西斯同他一样也已经被这一切折磨得死去活来。

一瞬间,亚瑟觉得,被困也是一件好事。

哼,好好休息吧,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转过头,通过门缝以及玻璃钻进来的光亮,他可以看见,亚瑟露出了一丝微笑。

就像曾经二/战结束时的那种,在疲惫不堪的情况下才会露出的笑容。

弗朗西斯:哼~没想到昔日的帝/国也会有这种落魄的表情啊。

亚瑟一瞬间想收回之前的想法。

亚瑟:鬼畜青蛙你把那沾沾自喜的表情收一收!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样的状态!少在那里妄自评论!

弗朗西斯:我敢说你现在就是二/战刚结束时的状态。

亚瑟:fu**!我还说你现在是自/由/法/国刚到伦/敦时的状态呢!

弗朗西斯:天哪,你对我家的历史的了解是有多么的差啊小亚瑟,还是说你根本就不了解我现在的状态呢?哥哥我有点伤心呐~

亚瑟:两者都是!我根本就不想了解你!首先你对我了解就不够,居然还在我面前炫耀!法/国你可是真是有趣。

弗朗西斯:嗯哼~?

弗朗西斯趴在地上,身子微微地支起,双手支撑起他满是胡渣的下巴,自从他们来到这所学校以来,他便再也没有时间去处理他的胡子了,而现在,他正在微笑地看着亚瑟,脸旁落下几绺金黄色的头发。

亚瑟(扶了扶额头):你的表情真是恶心,不愧是青蛙!

弗朗西斯:你讨厌的,就是我喜欢的。

亚瑟:你可真是烦人!我不想理你了,我要休息一下。baka!

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坐了起来,他望向身旁的人——两支胳膊交叉地放于胸前,头微微地向自己这边倾斜,两片粗粗的眉毛微微地皱起,面色有些泛红。

哼,这么一会儿就睡着了吗?居然还向我狡辩。
弗朗西斯想着,将脸凑向亚瑟,他红扑扑的脸像极了生病的时候。

好像从那以后,他的体质就再也不像曾经那样好了。

弗朗西斯感慨道。

“算了,坏掉的亚瑟才是好亚瑟!”弗朗西斯说道,他顿了顿,发现亚瑟并没有反驳他,看来真的睡着了。

“不如……趁现在把当初该有的都做了吧……”弗朗西斯坏笑了一下。

阴暗的房间内,只有他和亚瑟,没人会发现,没人会察觉,也没人会阻碍……

弗朗西斯轻轻地,将这个吻献给了他认为世界上最可爱的人,这个人是那么遥不可及,甚至就连他最弱的时候,自己也没能得到他。

一个吻就够了,他觉得,“我们已经有了许多别人没有的,不对吗?亚瑟”弗朗西斯在亚瑟耳边轻语着,虽然这可能只会成为他梦中的一阵风,或者一个杂音。

说出来就够了,他觉得。

不知道过了多久,亚瑟微微地睁开了眼睛,他看了看门,看了看四周,看了看……弗朗西斯,他发现,自己居然倚在这个红酒混蛋身上!这个法国男人居然还配合地将头倚在自己头上。

“噗……”亚瑟笑了,虽然他已经满脸通红。

“自以为是”亚瑟对着弗朗西斯吐槽了一句,随后将他的头从自己头上拨开,轻轻地对着他的面颊,吻了一下,如蜻蜓点水,如
雨滴点地……

“英/国和法/国到底哪去了?!这几个教室都没有阿鲁!”

“中/国君不要慌,总不能凭空消失对吧~”

“啊!大家快看,这个还有一个房间!”

“英/国!法/国!你们在这里吗?hero来救你们啦!”

“是美/国!法/国你快起来!”

“唔……是来救我们的吗?太好啦!哥哥我在这里哦!”

“门打不开啊!”

“让hero来!”

咣————







当联五尝试考试作弊……(数学篇)下

*依旧ooc严重,沙雕文警告,就是不正经警告


*无国设,无cp,使人大雾


*没文笔,没剧情(×)


————能承受以上的话,打开今日份的沙雕吧!————


身为大不溜学院的“五大流氓”(×),在弗朗西斯生日那天,他们喝了个大醉!醉到什么程度呢?


大晚上的五个人陪着弗朗西斯


一起裸/奔(雾)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雾)


据某随机幸运观众表示,他当时因失恋被甩,想出来散散心,之后就被这几个人雷到了,据他所说,他们嘴里好像还念着什么不知名的咒语……并希望他们不要诅咒他再次失恋,他只是想散散心。


scp基金会已展开调查……

…………

……


第二天,如你们所想,他们考试都迟到了。


“他喵的!老子外套哪去了?!”


“弗朗西斯那是我的红秋裤!你的在电线杆上面挂着呢!”


“哎哎哎?我眼镜呢!赶紧给我啊!hero看不到了!”


“谁**把我头绳整没了!赶紧还给我!”


“woc!你头绳怎么绑我脑袋上了!”


“你干脆这么去吧亚瑟,挺好看的(*内心:真**雷……哈哈啊哈哈)”


“死胡子一边去!”


“谁把露西亚的围巾拿下去了……”


“不……不不不不知道……”


“等我找到那人的时候……就是他归天之时……”


“是hero我哦!”


“kurokurokuro……”


“赶紧走吧阿鲁!已经开考了阿鲁!”


“woc!……”


————考场————


“hello!everybody!我现在是在王耀头顶上的一只蜘蛛!在这里,我可以依稀地看见他头上的头皮屑~”


现在插入一条新闻,在*月*日的上午8点10分,两名大不溜学院的学生于期末数学考试的考场上蜜汁开打,一名男生手持水管向另一名男生的脑阔上打去,现在那名男生正在抢救当中……


“哎呀……看来阿尔考不了试了呢!”


“还不是拜你所赐阿鲁”


“挺好的呐~”


“不是……你为啥还在这?不去接受采访什么的吗?”


“我把他们给打发走了呐~”


“……”


“(^し^)”


“额,我什么都没问阿鲁……”


“呀吼!现在又是我为大家进行现场直播的时候啦!第九考场依旧是那么的‘和谐’纸条满天飞!像星星一般!至于老师……她们回办公室了……”


“我们可以看见,现在弗朗西斯手里的纸条最多!他果断地把其中一个扔进了垃圾桶……!”


“之后考场里就出现了唯一一个白眼睛的男生……”


现在插播一条新闻,还是大不溜学院,于*月*日上午9点,二次发生打架事件!神**大不溜学院!你们一个上午打两次架没人管吗?我们不烦观众都快烦了!……


好了我们继续播报,(*小声:记得把刚才那段截了。*小声:这是直播截不了)……好了我们继续播报!这次殴打导致一名学生再次入住医院,目前判定为食物中毒(这是什么奇葩),现今尚未脱离危险期……


“额……现在考场五人俩住了院,一个正在接受采访,只有两名还在正正常常地考试……”


王耀:伊万如果你也在接受采访才是正常剧情发展。


伊万:我就不按套路来,你能怎么滴我?


王耀:额……我不能怎么滴你


——————


————

——

王耀:woc!要收卷了!我还没答完!


伊万:我都没答~


王耀:……您走好


伊万:(^し^)


伊万:(某个路过的自信满满的孩子……)把你卷子给我。(把名划了)好了这张卷子是你的。


路人:(哭唧唧QAQ)


王耀:世间竟有此法!


————END————


至于其余几个的考试……他们已经被叫去办公室单独重考一遍了~


当联五尝试考试作弊……(数学篇)前篇

*尼桑生日快乐!仏诞小福利~谁还记得弗朗打的小抄是数学……


*依旧ooc严重……依旧沙雕戏份严重……依旧无cp(×)依旧是尝试玩脱的联五,无国设?


——如果您能承受得起以上,请阅读今日份的沙雕吧!——


放学喽!我终于可以歇会尝试三次投胎了(捂脸)


夜晚的联五宿舍,乱得一匹


弗朗西斯:死眉毛老子过生日你都要跟老子打(╯°Д°)╯︵┻━┻,哪有你这么给别人过生日的!(白眼)


亚瑟:你过生日关我毛事!我照样可以打你!这个飞脚就是我给你的礼物!阿打!


弗朗西斯:他喵的!(抱住亚瑟的脚就是一翻)


咣!


亚瑟:(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弗朗西斯:喂?是王耀吗?哈哈!你知道吗?亚瑟又仰桌子上了!哈哈哈!没错,还是我干的!你知道那姿势又多么滑稽吗?人躺地上桌子翻在脸上……哈哈哈哈,谁让他又要进厨房的,我这可是为民除害,你应该奖励我……真的吗?!你居然允许我今晚裸/睡!天哪这真是太好了!王耀等你过生日时哥哥我一定送你最好的礼物!哈哈原来你在卖菜,那哥哥我就不打扰你了(飞吻)拜拜ノBye~


亚瑟:(当场去/世)


弗朗西斯:厨艺不好何必那么坚持呢?要是做甜点的话哥哥我还是可以接受的,至于死扛……你还是省省吧小亚瑟~(把桌子掀走)


亚瑟:(上去就是一拳)可恶的弗朗西斯!你这个baka!你肯定是故意让我出糗!让我在大家面前都没面子!bakabaka!死弗朗西斯!我诅咒你以后都没有好果子吃!出门被车撞,走路撞电线杆!吃饭被噎死,喝水被呛死……(被捂住嘴)


弗朗西斯:得了吧亚瑟,你想啥我还不知道,不就是为了还我个人情嘛,看我以前给你的生日礼物那么精致,自己却只会送死扛,感觉像欠我什么似的。其实没什么的亚瑟,就以我们的交情~不炸厨房就够了~


亚瑟:(感觉自己好像被撩了)(一脸愁容的白眼)fu*!你**脑袋里想的都是啥!弗朗西斯!你以为我会觉得自己欠你什么吗?我一天不打你八遍就算是还你人情了!我**今天还就必须做这个饭了!


(亚瑟易燃(×)毅然地步入了厨房)


弗朗西斯:(我居然被他吓到了)(站在原地目送厨房)


——厨房里发出霹雳乓啷的声音,还有……爆炸的声音?——


弗朗西斯:‘王耀他们怕不是掉坑里了吧!怎么现在还没回来?!’


“哼!”亚瑟拿出了一盘貌似能吃的“司康”?


亚瑟:弗朗西斯你赶紧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赶紧回来品尝我的手艺~哈哈哈哈!这可是大/英/帝/国独一无二的美食!


弗朗西斯:(总感觉还是让他们在外面多待一会儿的好……)


亚瑟:愣着干嘛呢?!快打电话啊!要不……你先尝尝?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弗朗西斯:(赶紧打电话)“嗡……嗡……嗡…………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sorry……werwerwer……”


弗朗西斯:咦?怎么打不通呢?!不会遇到什么事了吧!(不过总比回来吃那东西强)


亚瑟:应该是快回来了吧!他们一定会被好吃到哭的!~♬


弗朗西斯:希望吧……


亚瑟:你先尝尝吧!先说好!这可不是为你的生日准备的!在你的生日上展示我练了这么久的菜只是更会被关注而已!这才配的上它!


弗朗西斯:(微笑)拿生日聚会衬托菜还真是你能想出来的~是什么奇葩的菜呢?哥哥我还真的很想尝尝呢~!


(叉起一块)


弗朗西斯:面相不错呢!


亚瑟:它可不止面相好baka!


弗朗西斯:(还是有点小惧怕,怎么办?在线等)


亚瑟:(一直在往弗朗西斯那边瞄,眼神还带着期待)


弗朗西斯:(我豁出去了!)


弗朗西斯:(吃,并且表情鬼畜)


亚瑟:(不愧是鬼畜胡子)


弗朗西斯:(吃完之后表情更鬼畜了!还带着肢体语言)


亚瑟:(这是要挂掉的节奏吧!)喂!弗朗西斯!你是要在你生日这天回天国吗?!装不用装成这样吧喂!


弗朗西斯:(被发现不知所措)好吧~_~这都被你猜到了,做得不错亚瑟,很有进步哦!


亚瑟:不许这么说baka……(红脸)


————王耀大军预计还有5秒到达现场,请做好准备————


阿尔:lufu~!(破窗而入)


亚瑟:好好的门不走走什么窗户啊!


阿尔:亚瑟脸这么红怕不是发生了什么哈哈!


亚瑟:闭嘴!baka!


王耀:我们回来了阿鲁……


弗朗西斯:你们这是……


王耀:我们回来时在路上正好遇见费里,他说要载我们一程,之后我们几个就上去了。然后……


然后……我们就感受到了速度与激情!当场就翻坑里了!我**脸朝地就倒那了!阿尔这小子真是命好!我们翻车时他刚好去买憨八嘎去了!


伊万:我好想现在就把他大头朝下插地里呐~


阿尔:谁让你们不等我的!哼!


王耀:等你你坐前座我们翻得更惨!费里对他的车技太过自信了阿鲁!


伊万:想让他再翻一次~


弗朗西斯:好啦好啦~这只是个小插曲嘛~费里他又不是那么坏的人,你们就原谅他吧~现在可是正戏喽~来尝尝亚瑟的厨艺吧!


王耀:你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


弗朗西斯:我是特意的~


伊万:你想亲吻大地吗?


弗朗西斯:我好歹也是“福星”,哪有你们这么对我的~。(白眼)


阿尔:hero我要是挂这了弗朗西斯你就……(被塞了个司康)


亚瑟:要吃就麻溜利索的你们这些前奏是什么鬼!赶紧吃吧!我的手艺可不是白练的哈哈……


阿尔:(额……我吃了个啥?这是亚瑟做的吗?不对吧?应该是弗朗帮着做的吧?)(我刚才真的是吃了个司康?不应该是死扛吗?)


伊万:(眼神:放心吧脂肪球,你吃的是个司康~)


阿尔:woc!亚瑟亚瑟!hero我还想吃……


亚瑟:哈哈哈!看吧!我大/英/帝/国的美食可不是白盖的!美食部就应该让我加进去……


王耀:伊万你给我留点……别吃那么多,小心变成脂肪球!


伊万:露西亚才不会和那个美洲脂肪球一样呢~!


王耀:你再抢我的话那就是迟早的事阿鲁!欧洲脂肪球欢迎你阿鲁!


阿尔:你们俩再黑hero我的话就别想再吃司康了!抢走你们的食物对我来说可是so easy!


亚瑟:呵呵呵……


弗朗西斯:你以后要是再做这么好吃的话进美食部可是不费吹灰之力的哦~


亚瑟:可我……(小声:岂可修QAQ我好像被气得已经忘记怎么做的了)


弗朗西斯:(一脸“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


王耀:弗朗西斯你看这是什么?


(一套崭新的酒具被放在精致的盒子里)


王耀:喝红酒最好用的了阿鲁!


弗朗西斯:哇哦~耀君真是细心呐~精致的酒具真是很适合送给过生日的人呐~


王耀:弗朗西斯你可真是会哄人开心~


王耀:亚瑟!这套茶具算是奖励你为我们做了这么好吃的司康的!这司康是真的很好吃阿鲁!(练了很久吧*小声)


亚瑟:嗯(脸红ฅฅ*)


王耀:(真细心呐~*小声)


亚瑟:我真的不是专门为他练的!只是为了加入美食部而已!证明我有做饭方面的天赋!


王耀:(我说的话有这意思吗……雾)


亚瑟:不过我真的很感谢你王耀,这套茶具很不错的感觉呐!(打量,底部出现几个英文)made in China……


王耀:你们俩手里的这些个可是我从中/国花了大价钱买过来的!好好珍惜啊阿鲁!


弗朗西斯:会……会的……


阿尔:哈哈!hero我还有要送的呐!看!香水!


弗朗西斯:哇!小阿尔好贴心呐!居然知道哥哥我喜欢研究香水!(不过这个品牌哥哥我好像没见过……貌似挺老的说)


阿尔:这可多亏了亚瑟呐!要不是他我还真不知道弗朗西斯你喜欢研究这些啊!研究憨八嘎好像都比这些有意思(*小声,夹杂着喝可乐的声音)


弗朗西斯:是亚瑟告诉你的吗?还挺了解我的嘛亚瑟~


亚瑟:胡说!我明明告诉他的是“哪些东西无聊哪些弗朗就会喜欢”!


阿尔:你明明说的是“香水那些东西弗朗可能会喜欢吧,毕竟那东西是他最喜欢喷的,可那真是糟糕透了”。(*喝可乐ing)


亚瑟:那是你自己脑补的!我才没有说过那么多!还有不许边喝可乐边说话!


伊万:证明还是有提到香水的呐~亚瑟君……(手放在亚瑟肩膀上)


亚瑟:(感觉背后一股寒意……)(吓出白眼)


伊万:见到我不用那么害怕吧,跑得那么快,叫都叫不住,否则我也不用这么大费周章地为弗朗西斯准备礼物了。


亚瑟:呵……呵呵……(吓出白眼)


弗朗西斯:啊……这么用心嘛……真……真是太……太太太感谢了!嗯……(吓出白眼)


伊万:毕竟你们都是我的朋友嘛,露西亚可是十分开心为朋友准备礼物呐~


弗朗西斯:(打开礼物)水水水水……水管?


伊万:对呀?不喜欢吗?这可是限量版水管,打人很好用呐~对吧阿尔君?


阿尔:(继续喝可乐)


弗朗西斯:哈!真是谢谢伊万了!礼物很好!我很喜欢……


伊万:弗朗西斯喜欢就好~


————7:00p.m——


王耀:吃饭了阿鲁!我都做好了阿鲁!明天还要考试呢阿鲁!


亚瑟:哦天呐!又是那该死的数学!


弗朗西斯:亚瑟最讨厌的就是我最喜欢的~



——END——

仏诞福利!大家喜欢吗?~ฅฅ*